你的位置:美国侨网 >> 资讯 >> 历史 人物 >> 军事人物 >> 详细内容 在线投稿

林彪与邓小平

排行榜 收藏 打印 发给朋友 举报 来源: 美国侨网   发布者:网友
热度8票  浏览13次 【共0条评论】【我要评论 时间:2017年6月28日 09:39
林彪与邓小平
原创 2017-03-12 澳洲新伟哥 八大山人
      “大快人心事,揪出‘四人帮’”后,邓小平第一时间欢呼“华主席”,于是很快恢复了工作。接下来,三下五除二就拿下了“国锋同志”,自己掌握了大权,成了“核心”。毛主席说他“永不翻案,靠不住啊!”果不其然,马上全国就开始摘帽子,平反!一夜之间,中国的地富反坏右都成了好人了,全是冤假错案!除了章伯钧、罗隆基、储安平等几大右派外,满中国从此无坏蛋。
 
       哎,这时候就有几个不懂事的人找到小平,说既然都平反了,那林彪的案子是不是也考虑考虑翻过来啊?
 
       听说被小平一顿呵斥!
 
       这不是缺心眼儿吗?你是真不知道还是假不知道小平和林彪的关系啊?
 
       在小平那里,林彪的案子怎么能翻呢?!非但不能翻,小平还要把林案做成死案。为此,他把林彪与江青这两伙儿死对头生生地捏到一起,做成一个“林彪江青反党集团”。这创意!
 
       不仅如此,更在1980年,在全世界的注视下,公然开审这个“集团”,给每个成员定罪后,悉数下狱入牢。开了以刑事审判的方式了结党内斗争的先河。这创举!
 
       还不解恨。小平甚至要开杀戒!林彪是死了,但按着小平的意思,江青原是要杀的。只是遭到陈云的反对。陈云说党内斗争不能开杀戒,这是我们的传统。我不同意杀。如果你们坚持杀江青,请在判决书上写明“陈云不同意!”陈云资格多老啊,六大就是政治局委员了,那时的小平,县委书记的任职还没公示呢。坚持的结果,判了死缓。陈云算是救了江青和张春桥的命。
 
 
       邓小平为什么一定要把林案办成铁案?他为什么一定要让林彪永世不得翻身?他为什么这么对待林大帅?什么不共戴天的仇恨啊?弄得直到今天,大家都呼唤“让林彪元帅魂归故里”而终不能。
 
       邓小平和林彪是什么关系?
 
       非常简单:政治上的死敌,简称政敌,就是这关系!
 
 
       回溯一下林邓早年的交往历史。
 
       历史上,林彪和邓小平都曾是铁杆儿的毛派。

       上世纪60年代初,当时的中共中央总书记邓小平视察贵州,来到遵义参观遵义会议旧址。有献媚的人问他,说邓总书记当年也参加了遵义会议吧?您当时坐在哪儿? 邓小平指着一把椅子说,参加了,就坐在那儿!这件事后来成了一桩公案。为此,甚至刘帅的儿子刘太行都破口大骂他无耻。
 
       其实邓小平没这个资格。遵义会议是政治局扩大会,只扩大到军团首长一级,一军团的林彪、聂荣臻,三军团的彭德怀、杨尚昆等人才有资格与会,但也只是列席,没有表决权。何况那时的邓小平。
 
        1930年左右,邓小平一度和张云逸、李明瑞等人一道领导过广西起义,创建过红七军,但建国后张云逸大将就曾向中央揭发,说1930年代初,邓在红七军危在旦夕之际,以去上海找中央为名,离队逃跑。对此邓在1968年的《自述》里供认不讳:“我历史上最大的错误之一,是在1931年初不该离开红七军,这个行为在政治上是极端错误的。”逃到中央苏区后,邓小平在会昌等地做过县委书记,后来一度被打成毛派,所谓“邓毛谢古”之一,受了些年委屈,老婆金维映(李铁映的生母)都被李维汉(罗迈)撬去了。长征路上,他自己都说是“跟着走”。遵义会议时还只是个团职干部——《红星报》主编(正处级),在蜡纸上刻钢板,手动油印小报。级别和身份决定了他不可能作为正式或列席代表参加会议。
 
       当然了,作为《红星报》主编,会议期间偶尔出入一下会场,端端茶倒倒水,临时做做记录;会议间隙采访一下领导,写写简报,也是可能的。
 
       还有种说法,说当时的邓小平还兼着中央的秘书长,这应该有资格参加会议吧?即使是,他还是没资格与会。因为不像建国后的中央秘书长,位高权重,那时的中央秘书长压根儿就不是个什么正儿八经的官儿,就是领导们开会时在旁边做做记录。需要了,抓住谁是谁,张闻天的媳妇刘英、主席的夫人贺子珍都做过这份差。为了让你记得认真点儿,鼓励一下,在“秘书”的后面加上一个“长”。
 
       邓小平吹了牛,他没有出席遵义会议。
 
       苏区时期,林彪是赫赫有名的红军主力将领,邓小平默默无闻地做地方工作。两人之间没有过交集。邓小平和林彪同事关系的确立,是在遵义会议之后。遵义会议上,主席进了常委,又有了发言权,重新开始指挥军队。毛主席这人,念旧,江湖的很,谁要是因为他吃了苦、遭了罪,他一辈子不忘,总要找机会回报人家。这时就想起小平来了,安排安排小平吧,因为我,这几年受了些委屈!就把他安排到自己的嫡系部队——红一军团。刚去的时候,任军团政治部宣传部部长。和林彪军团长差好多级呢。尽管邓小平比林彪年长三岁,但是那时候只要见到林老弟,小平是一定要举手敬礼的:“报告军团长!”
 
       到陕北后,主席又提拔了他,让他做了一军团政治部的副主任,当然还是林彪的下级。
 
       抗战爆发,国共二次合作,红军改编为八路军,在毛主席的悉心提携下,邓小平开始扶摇直上了。
 
       改编伊始,邓小平出任八路军总政治部的副主任。当29师政委、林彪的大堂兄林育英因病去世后,毛主席钦点邓小平接任,做刘伯承的政治搭档。从此,邓小平开始与林聂、贺关等人平起平坐,直到解放战争时期赫赫有名的刘邓大军。邓小平崛起了。
 
       建国的时候,作为中共两大诸侯,邓小平与林彪平级。邓是西南局书记,西南王;林彪是中南局书记,中南王。
 
       1952年,“五马进京”。作为其中一马,邓小平出任政务院副总理、中组部长、中共中央秘书长——这时的秘书长就是个大官儿了。邓小平早林彪一步进了中央。
 
       1954年,第一届全国人大上,邓、林同时出任国务院副总理。在副总理排名中,林彪名列陈云之后、邓小平之前。
 
       因为邓小平告发高岗有功,1955年,七届五中全会上,与林彪一起,补了去世了的任弼时和落马自杀了的高岗的缺儿,同时成了政治局委员,进入中共决策层。
 
       就是说,到1955年,作为少壮派的领军人物,林邓两人不分仲伯、并驾齐驱。
 
       1956年,中共八大上,林彪依旧是政治局委员。但邓小平脱颖而出,一步登天地成为了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、中共中央总书记,毛刘周朱陈邓,六大常委之一,一颗政治新星冉冉升起。邓小平在党内的地位,竟然超过了林彪。
 
       但是邓小平高兴没几天,也就一年多,1958年5月,八届五中全会上,毛主席提议,全会一致通过,增补林彪为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、中共中央副主席,常委排名位列邓小平之前,毛刘周朱陈林邓,新中国第一代领导集体诞生,接班人梯队开始搭建——刘少奇之外,有了林邓两个备胎。大家也都看明白了,林彪、邓小平是二梯队,大有希望的接班人人选啊!
 
       但问题也同时出来了——接班人只能有一个!那么到底谁能继大位、承大统?在我们中国,古往今来这都是你死我活的事儿,弑老子做皇帝,杀兄弟坐龙椅,什么“烛光斧影”、“玄武之变”、“传位十四子”,多了去了。当时的共产党人也概莫能外。于是,从那时开始,围绕着接班人地位,林彪和邓小平心知肚明、心照不宣地开始了近十年的政治角逐;从那时开始,他们二人就成为了政治上的死敌,简称政敌!
 
       到了1966年8月,八届十一中全会。为了发动文化大革命,林彪成了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中央唯一的副主席、副统帅,邓小平在接班人地位的角逐中落败,尽管常委排名由第七位上升到第五位,但包括邓小平自己在内,大家都知道,只要林彪活着,只要林彪不倒,这接班人的位置基本就没邓小平的事儿了。尽管当时毛主席也希望林邓能合作,他也做邓小平的工作,说你去找林彪谈谈。邓小平也去了,谈的结果是桥归桥、路归路,驴唇对不上马嘴,两人互不买账,谈崩了。那就没办法了,小平只好“被休息”了。毛主席对他说:别着急,慢慢来,要忍耐。
 
       你当了副统帅,我就得含泪告别养蜂夹道去南昌,天天喝点儿茅台、走走小道,再没人陪着打桥牌,连给儿子搓澡都得自己上,什么权力都没了。这对于政治家来说,还有比这更深的仇恨吗?没有了,世间万事,无出其右。这是不共戴天之仇!对邓小平来说,杀父之仇可以忍——至死不回家乡;夺妻之恨可以咽——对抢了自己老婆的李维汉还可以,又让李铁映做到副国级。惟有林贼不可恕!
 
       邓小平和林彪之间就是这样的关系:你死我活,有你无我!
 
       更何况小平同学素有强烈的政治抱负,为了从接班人的竞争中胜出,整整用了十年之功,做了大量工作。

       相对于林彪,邓小平的弱项是什么?那就是林彪的赫赫战功啊!邓小平要想从竞争中胜出,就必须在战功上给自己加分,起码要争取到与林彪半斤八两的分量。更何况人家还是元帅,你就没穿上这身元帅服!
 
       (几年前,中国大陆按着一个模子,同时做了几个大型雕塑,分别安放在西柏坡、国家博物馆等处。雕塑的名字叫《十大元帅》。但你上前一看,会发现上面是11个人。十大元帅之外,又多了一位,而且站在最中间的位置,显赫地作为中心。这人是谁啊?别瞎想,不是毛主席,是邓小平!是身高已经不输任何元帅的邓小平!!知道怎么强奸历史了吧?)
 
       为了胜出,邓小平政委不遗余力。当时中央有个领导《毛泽东选集》编辑工作的专门机构,内有多个小组,其中一个负责毛选中军事类文章的编辑,邓小平就做了这个组的头儿。文革批邓时,说邓小平有一个罪状,就说他在此间以权谋私,在文章的注释、注解,甚至内文中,刻意突出二野,实为突出自己,同时刻意淡化和打压有关四野的内容,实为打压林彪。
 
       这还不算,坊间有说法,说当时的邓小平甚至到了明目张胆的程度。打桥牌、出去玩儿、喝小酒的时候,经常公开地表示出、表达出他对林彪的不屑、不服:这秃子怎么就比我强啊?啊?你从黑龙江打到海南岛,老子也从崇明岛打到西藏;你打了辽沈、平津两大战役,老子也指挥了淮海和渡江战役啊!老子不比你差,老子同时指挥过两大野战军!老子是会打仗的!
 
       应了戈培尔那句话:“谎言说上一百遍就成了真理。”念叨来念叨去,邓小平在这点上变得越来越自信。到老了,经常挂在嘴上的一句话就是:我的长处是打仗!也就是刘帅儒雅,不跟他计较,换上别的司令还不气死,仗都让政委打了!
 
       1990年大陆拍了《三大战役》。其中的《淮海战役》出了麻烦。拍完了,也剪完了。就在这时候,邓小平亲切接见二野战史编委会成员。谈话中间,突然冒出这么一句:淮海战役是我指挥的。此言一出,中央马上下令,废了已经拍好了的电影,又拨了5000万,以邓小平的那句话为基调重拍。于是大家就看到了后来公映的那部《淮海战役》。电影从头至尾,令人难忘的有两条:第一,就是无论多冷的天儿,哪怕大雪纷飞,特写镜头里,身高1米70多得多的“邓政委”也在室外从容镇定地洗着冷水浴;第二,就是每到关键时刻,包括“中共第一悍将”刘伯承司令员在内的所有人都大眼瞪小眼地没辙的时候,最后总是我们的邓政委从容镇定地开了金口:“我有一个想法。”于是就这么干了!于是就无往而不胜!于是看完电影,全国人民就都信了这么一个史实:淮海战役是“中国人民的儿子”指挥的!
 
       这也是1958年粟裕大将落难,到死也没得到正式平反的最重要的原因!因为淮海战役从策划、酝酿到实施、指挥,包括为此和主席据理力争,坚决不过江,留在江北打大仗,最后终于把“小淮海”打成“大淮海”,这一切,主要都是粟裕干的。即使是战役第二阶段打黄维,也是在二野啃不下来后,由粟裕派华野参谋长陈士榘率领几个纵队前往支援,陈当仁不让做阵前总指挥,指挥两军最后拿下来的。但在与林彪的竞争中,中共中央总书记邓小平需要这个故事,那么你粟裕就得让,不让就得受委屈;更何况1980年代初,不懂事的粟裕竟敢说过同样的一句话:淮海战役是我指挥的。
 
       这件事波及了很多人。很多人的后半生因此而过的很憋屈,很抑郁,其中以粟裕为最,还有刘伯承元帅。
 
       邓小平和林彪的关系就是这种在政治上死磕的关系,不共戴天的政敌!
 
       邓小平能让林彪重见天日、魂归故里吗?想都别想!
 

       当初邓小平是从儿子邓朴方那儿知道林彪事件的。文革初期,邓朴方参加派斗,68年跳楼致残。后被邓小平夫妇接到南昌一起生活。小邓在北大是学无线电的。为了聆听美国之音,私下装了一台短波收音机。从外台听到林彪出事的消息,赶紧把喜讯传给他爸。相信邓小平乐坏了。但中央还没有正式通知,所以只能把这天大的喜悦默默地埋在心里。直到中央关于林彪事件的正式文件传达到县团级的那一天,才开怀畅饮。几杯茅台入怀后,拍案而起:“林彪不死,天理不容!”
 
       在邓小平这儿,什么是天理啊?天理就是林彪早该死,好让小平早接班!
 
       1972年8月3日,邓小平给毛主席写了一封可以永存青史的信。庆祝摧毁林彪反党集团的伟大胜利;愤怒声讨林贼,把林彪骂的狗血喷头。随后向毛主席保证:永不翻案!他在信中表白,说按着主席的指示,这几年里我只跟自己的家人在一起,柴米油盐,鸡零狗碎。从不和任何人联系、来往,无论微信、短信,不发也不回,连红包都不抢。我只是给你写信。写信也不谈大事,全是说我子女的生活、学习和工作。十分本分,活的可踏实了,一点儿其他想法都没有了,根本没想过改革开放这些事儿!但我也确实觉得自己的身体还行,一条小道都快被我走出来了,年纪也不是特别大。很希望能再为党做点儿工作,以补过于万一。当然,我完全知道,像我这样一个犯了错误、罪过在身、早被批倒批臭了的人,已经不可能再得到群众的信任了,已经不可能再做什么重要的工作了。我只是想做些技术性质的工作。——小平没食言,最后兑现了自己的承诺,成了设计师。
 
       林彪出事了,小平出山了!相对于一代军神,邓小平笑到了最后。
顶:1 踩:
对本文中的事件或人物打分:
当前平均分:98.5 (2次打分)
对本篇资讯内容的质量打分:
当前平均分:91 (2次打分)
上一篇 下一篇
查看全部回复【已有0位网友发表了看法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