你的位置:美国侨网 >> 资讯 >> 情感 >> 家庭 >> 详细内容 在线投稿

云南游记(二) 摩梭女子

排行榜 收藏 打印 发给朋友 举报 来源: 美国侨网   发布者:莞尔
热度67票  浏览20次 【共0条评论】【我要评论 时间:2017年3月29日 07:01

云南游记(二) 摩梭女子

 2017-03-26作者:莞尔 莞尔一笑


摩梭姑娘格茸多杰 - 丁布尔甲克

当我们踏入泸沽湖的土地,心中对神秘的走婚就有千万个为什么,问导游其中的细节,导游闪烁其词,这更加令我们好奇,带着这疑问在女儿国呆了一夜,第二天我们终于走进摩梭人家。

 

迎接我们的是一位三十多岁的摩梭女子,她不像好多摩梭女人那样皮肤健康黝黑,而是非常白皙,脸上化着薄薄的淡妆,一双清澈见底的眼睛是好多她这个年龄的汉族女人所没有的,她的身材高大丰腴让男人遐想。穿着传统的摩梭服饰,上身是紧身的淡黄色镶金小衣服,勾勒出她美妙的身姿,下身是传统的摩梭百折长裙,让她更显得风姿绰约。在进门前她叫我们脚不要踏到门槛,因为我们参观的是祖母屋也是佛堂,是摩梭家庭中最神圣的地方。旁边的上海男子也许喜欢美女,调侃了几句,她半怒半嗔地骂道:你给我住嘴,赔钱货,你呆一边去。她好看的明亮眼睛此时风情万种,面对如此美丽的女人,男人大多不敢还嘴,上海男人红着脸不敢出声。

 

我们走进全木结构的祖母屋,她指挥赔钱货统一坐在下面,而我们且坐在温暖的炉子旁,我们第一次享受到女儿国女人的至高无上。屋中两条非常粗壮高大的木柱子引起我们的注意,她介绍说这两条木柱子当年就价值六万元,是专门从西藏运来的,摩梭人为修建祖母屋及佛堂做为一生努力的目标。整座木结构的屋子涂着金黄色的油漆,右上角供奉着佛堂,房子中间搭着炉子,炉中很多木炭在燃烧,一只从没见过的大茶壶放在炉子上,左边就是祖母睡的地方。

 

她介绍道,女人升为祖母以后就要搬入这间祖母屋,她是这个家庭中最权威的长者,同时她再也不能走婚,因为这间房子是神圣的地方,所以不准有男女的苟且之事在此发生。我相信在座的所有男同胞,即使给你们王位,但要你断了男女情事,你可能连皇帝也不想当了,这就是男人女人的区别。男人们脸上的表情都很复杂,似在默认。另一个上海男人刚想发表意见,被她一句赔钱货堵住了嘴,赔钱货,你给我乖乖呆着,这儿是女儿国,没你说话的地方。她骂男人时表情很好看,好像三十年代的上海交际花周旋在男人中间的神情,她的手无意地搭在男人中间,好看的眼睛假装愠怒,但其实又含着一丝笑意。男人们又羞红了脸,无声地低下了头。

 

“为什么我叫他们赔钱货呢?因为这是女儿国,女儿一出世我们要敲锣打鼓到处宣扬,生产队会给我们田地与粮食,而男孩一出生我们几天不敢吭声,生产队自然也不会给田地与粮食。

 

“我们的成年礼比较早,上了十三岁的男女就表示成人了,我们女人也可以睡花楼了,花楼是我们走婚的绣楼。我们的社交活动全部在篝火晚会上,十三岁以后的男女都可以参加这个晚会,当阿哥碰到喜欢的阿妹,他会用手指在她的手心上扣三下,阿妹没反应表明她不爱他,阿妹也同样扣三下表示她已经爱上他,当晚阿哥就爬上绣楼走婚,我估计在座的很多赔钱货都爬不上这绣楼。”

 


她指着一个胖子命令道:你爬爬看,说不定楼没爬着,你已经摔个半死。她半嘲半讽地扬着骄傲的脸,我们一阵哄笑,那胖子羞红了脸。“所以说摩梭男人要走婚是不容易的,他们需要健硕的体形,强壮的身体,这样才能爬上那绣楼。你们猜阿哥爬绣楼时要准备什么礼物?”她考我们。我说一把银梳子,“这位阿妹你是否未婚,怎么这么幼稚?”她走到我的跟前打量了我一番,“看这位阿妹的年龄已经结婚了,我告诉你男人是很实际的动物,在没有确定关系前他不会舍下血本的。他需要准备的是一根骨头,一把匕首,一顶帽子。骨头是喂给院子中的看门狗,让它不要狂吠惊动家人,爬上绣楼的男人把匕首插在门上,然后挂上帽子,表示这位阿妹已经名花有主了,其他人不要再爬了。第二天阿妹看到阿哥留在枕头底下一把银梳子,表明阿哥已经爱上她了,假如没有银梳子,阿妹也只能赶紧解决掉可能留下的种,然后寻找第二个阿哥。

 

我的脑子中还是搞不清楚走婚的概念,难道今天这个阿哥来阿妹家走婚?明天另一个阿哥来阿妹家走婚,那小孩是谁的都搞不清楚,我带着这个疑问问她。她嘴一撇,眼一瞪道:“你想得倒美!其实虽然是走婚,每个阿妹的阿哥是固定的,只是我们白天不在一起,晚上才住在一起,阿哥不需负起对阿妹与小孩的赡养义务。当我们不再彼此相爱时,阿妹会在窗口放一双鞋子与银梳子,意思叫阿哥不要再找她了,这时阿妹才会找下一个阿哥。”

 

“我们是母系氏族,我们的妈妈,姥姥,兄弟姐妹们永远住在一起,男人是靠不住的,,这个世界只有自己的妈妈不会骗你,永远爱你,而男人们你就别抱太大的希望。”她边说眼睛边瞪着一帮陪钱货,眼神中满是戏谑与不屑,赔钱货们都低下了头。

 

“那小孩总要知道阿爸是谁吧,不然近亲结婚都搞不清楚。”我们又急了。“我以为你们这个团年龄偏大,总不会对走婚有兴趣,没想到你们的团对走婚那么有兴趣,问题多多。”她扬起好看的柳叶眉,像老师教训学生一样地说道。小孩知道阿爸是谁,当小孩周岁时,我们会去男方家摆周岁宴,让四方乡邻知道小孩的父亲是谁,这也在无形中避免近亲结婚。我们的小孩是舅舅带大的,舅舅才像是父亲,至于爸爸只是一个亲戚,有时爸爸会看一下小孩,但相互之间没有很大的关联。”

 

这是生死门!她指着左边的一扇小门,我们一生走入这扇门两次,生小孩时走入这扇门,女人是跪在那儿生孩子的;当死去时我们又被抬到这扇门。摩梭族人并不怕死,他们觉得死亡是自然规律。死后被亲人用白纱缠成婴儿样,左邻右舍不用送其他礼物,只送木柴,然后把死去的亲人放在柴火上燃烧,他们的灰一部分撒在田地,肥沃我们的庄稼,另一部分撒在沪沽湖上让水飘走。清明节我们不用祭拜,我们觉得他们虽然肉体死去,但他们的灵魂还在家中守护着我们。

 

她的神情变得有点肃穆,我们也沉静下来,面对死亡,汉族人是满怀恐惧的,远没有摩梭人想得开,面对他们的殡葬仪式,我们都感觉很环保。

 

“我们是母系氏族,即便是如此发达的社会,我们还是延续这种男不娶,女不嫁的传统,我们觉得这种方式非常好。”她还在侃侃而谈,那双明亮的眼睛在我眼前晃动,像泸沽湖水那般地纯净。

顶:8 踩:
对本文中的事件或人物打分:
当前平均分:93.95 (19次打分)
对本篇资讯内容的质量打分:
当前平均分:96.25 (20次打分)
【已经有20人表态】
上一篇 下一篇
查看全部回复【已有0位网友发表了看法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