你的位置:美国侨网 >> 资讯 >> 历史 人物 >> 军事人物 >> 详细内容 在线投稿

郭松民 | 民国人物论之:“忠犬”张灵甫

排行榜 收藏 打印 发给朋友 举报 来源: 美国侨网   发布者:郭松民
热度60票  浏览20次 【共0条评论】【我要评论 时间:2017年6月04日 06:32

郭松民 | 民国人物论之:“忠犬”张灵甫

 2017-06-03 郭松民独立评论员郭松民


5月16日,山东蒙阴举行了纪念孟良崮战役胜利七十周年活动。


这场战役大家都知道,陈粟率领华野“百万军中取上将首级”,国民党军“五大主力”之一的整74师灰飞烟灭,中将师长张灵甫毙命。



多少有些不协调的是,当天也有一些“国粉”或“张粉”跑到这里凭吊“张灵甫将军殉国70周年”,一时间弄的乌烟瘴气,九泉之下的张灵甫可能会觉得诧异,华野烈士的在天之灵大概也没有想到。

 

张灵甫作为70年前被击毙的败军之将,今天依然有“粉丝”,细细想来原因大概有三点:


第一,是作为军人的张灵甫,虽无过人战绩,但善于拍摄貌美如花的艺术照,颇有三十年代明星气质,一眼望去比其貌不扬,一览无余的蒋委员长强太多。所以在今天这样一个“刷脸消费”的时代,还能靠遗照圈粉。张灵甫从戎不从艺,是他本人的不幸而是三、四十年代中国影星的大幸。



第二,张灵甫头上,有一道“抗日名将”的光环。这道光环惊艳了许多人,但其实不伦不类。

 

为什么呢?


概由于国军的抗日战绩实在太烂。


抗战八年,除了台儿庄一役算是惨胜之外,再没有打过胜仗,没有收复一座城市,也没有成建制的消灭哪怕一个日军联队,直到日本宣布投降也没有开始反攻。简言之,国民党军只有“抗日败将”,没有“抗日名将”。

 

在敌强我弱的情况下,不是说不允许失败,但国军的每次失败,都太过窝囊。付出了重大损失,却不能给日军造成相应比例的消耗与杀伤。由于国军的表现太差,中国作为第二次世界大战战胜国,不仅不能参与胜利果实的瓜分,反而受到了战败国待遇,成了美苏划分势力范围的对象,失去了大量主权和150多万平方公里的领土——国军在抗战中的消极和孱弱给中华民族造成了无法弥补的损失。


曾经担任中国战区参谋长和驻华美军司令的史迪威将军写道:“国民党早已威信扫地,国民党的军事指挥‘极为幼稚无能’。中国军人很强的作战能力完全被浪费了。



以张灵甫为例。


第二次长沙会战期间,74军奉命参战,58师师长廖龄奇返乡结婚(结婚对国军将领真是件大事。张灵甫也一样,据他的末任妻子王玉龄回忆,虽然国难当头,战火纷飞,但并不妨碍他乘飞机飞来飞去相亲),时任副师长的张灵甫带队从江西新余出发赶赴战场,他违背防空常识带兵冒进,白日行军不做伪装,通过浏阳城西蕉溪岭隘路时不侦查地形,结果遭到日军飞机密集轰炸无法躲避,部队伤亡惨重。


当时担任58师作战科科长的罗文浪回忆说:“在一条上下15里两面是石山的羊肠小道上,密集部队伤亡重大,未曾参战,就被敌机将指挥系统打乱。



单凭这一点,张灵甫就应该被送上军事法庭。


国军在抗战中的失败,原因包括军事思想的落后、腐败和军队内部严酷的阶级压迫等。鼓吹国军“抗日名将”其实是在暗示,一支军队不需要先进的军事思想,不需要进行内部民主化、现代化改造就足以抵御外侮——这种思想当然极为有害的,同时也是极为危险的。



第三个原因是政治上的,既把张灵甫作为“抗日名将”来追捧,意在质疑解放战争的正当性。


在这个问题上,有些人是真糊涂,有些人是装糊涂。我已经说了很多了,这里不赘。


从张灵甫的艺术照来看,他有着一双水灵灵的大眼睛,似乎是一个冰雪聪明的人物,但实际上却愚钝不堪,完全没有政治头脑。1926年,张灵甫考入黄埔军校第四期,这是一个风云激荡的大时代,校内政治斗争激烈,左翼学员的“青年军人联合会”和右翼的“孙文主义学会”针锋相对,实际反映了青年军人对国家前途命运的不同思考。但到目前为止,没有发现张灵甫同学参与校内政治活动的任何记录,这似乎表明,他对政治是隔膜的,完全是一个前革命时代的旧军人,这就注定了他充当炮灰的命运。


黄埔军校时期的张灵甫,和艺术照似乎是两个人。


抗战之前,张灵甫最著名的事迹还不是参与对红军的围剿,而是“杀妻”。具体原因现在已成“罗生门”,既不可考也没有必要考,但无论妻子吴海兰给他带来了怎样的麻烦,用直接枪杀的方式来处理都是最残暴、最愚蠢的,在一个承平时代,这种做法几乎相当于自杀。杀妻这样的事情只要做过一次就应该成为女性公敌,但奇怪的是,今天的“张粉”中,女性不少,她们究竟怎样推导出了“一个人只要足够帅就有权杀老婆”的结论,全然不顾这样的结论有可能使她们处于无法保护自己的境地,让人感到费解。

 

杀妻已经暴露了张灵甫类似“猛犬”的基本性格特征:除了直接扑上去撕咬,他并不知道世界上还有更好的处理问题的办法。

 

张灵甫杀妻引起全国舆论大哗,毕竟中国已经经过了五四新文化运动的洗礼。但在国军内部,杀妻并非什么严重罪行,黄埔同学之间相互包庇才是最重要的。他的老学长兼长官胡宗南甚至不觉得有必要限制张灵甫的自由,于是给他路费让他“自解南京”。张灵甫经洛阳、郑州、徐州,一路游山玩水,半年之后才到南京。在这里他被判刑十年,这纯粹是为了应付舆论。在校长蒋介石看来,黄埔学生都是“天子门生”,岂能为了个把女人而折损?何况他表现的像条“忠犬”,明知到南京是受审判,但并没有中途逃跑。



南京老虎桥监狱,张灵甫因杀妻在此关押一年多就被秘密释放。


张灵甫被关进南京陆军模范监狱,除了不能走出大门,一切自由惬意。一年后,经时任第74军51师师长的黄埔三期同学王耀武请求,张灵甫被秘密释放,到74军任职。

 

抗战期间的张灵甫,无需多说了。尽管现在主流媒体拼命美化,但国军抗战的本质是用无量生命无量鲜血,换来一场又一场失败,既不能保家又不能卫国,“八一五”当天还在丧师失地。称张灵甫为“抗战名将”,大概是“名将”一词被黑的最惨一次。

 

张灵甫真正成为“名将”,要到抗战之后了。1946年,蒋介石发动全面内战,毫无政治头脑的张灵甫并没有意识到蒋介石发动的这场战争反人民、非正义性质,而是真的像一头“猛犬”那样冲在了最前列,一战取淮阴,再战克涟水,一时在国军中声名鹊起。


有国军方面的人物回忆说:“苏北之战的最高峰,是淮阴地区被国军攻克……就因为这一战,原先籍籍无名的张灵甫一变而为国军中的英雄人物。”

 

许多“国粉”、“张粉”因此将张灵甫捧上天去,说他是中国近代最能打仗的将军云云,但这一说法连张的同僚都不认可。


曾任74军人事处长的吴鸢这样评价张灵甫:“他当一个营、团军官是可以的,要当军、师长则是难以胜任的。李天霞平时说他是张飞,有勇无谋。他平时不务实际,专好附庸风雅,喜骑马、练字,收买古董字画,室内悬挂成吉思汗、拿破仑等人的画像,俨然摆出一副儒将的风度……在作战紧要关头,拿不出办法,有时只晓得‘冲’。充分表现出‘一介武夫’的样子。


吴鸢对张灵甫的评价一点不错。张灵甫在淮阴之战中的表现就是如此,涟水之战也是如此。二战涟水张灵甫虽然胜了,但整74师前后伤亡近万人,基层战斗骨干损失惨重。孟良崮战后,被俘的74师旅团长们都认为涟水之战重创了该部,是造成后来覆灭的重要原因:“涟水战后,本师元气亏损,一蹶不振。”



军人不以军事能力为荣,而以琴棋书画为荣,临战则要么亡命要么丧命,这就是“名将”张灵甫。

 

张灵甫在政治上的冥顽不灵,还表现在他率部进攻解放区期间,对当地民众犯下累累暴行。整74师进入解放区后,烧杀、抢掠、奸淫无恶不作。在进攻沂蒙山区的过程中,74师尖兵进入张官村,发现了几双绣有红五星的鞋垫,便将做鞋垫9名妇女全部枪杀。在孟良崮被解放军包围后,为扫清射界,张灵甫下令将附近村庄烧毁焚平,将来不及逃跑的村民一律枪杀。

 

尤其令人发指的是,张灵甫还庇护地主还乡团,对山东解放区的翻身农民进行血腥报复,杀人之多,手段之恶劣,比诸日寇当年在山东的暴行毫不逊色。温靖邦在三卷本长篇纪实《大崩溃》中根据原始史料,对此进行了翔实的叙述。以下摘录一段,让大家看看被有些人吹捧为“抗日名将”的张灵甫,究竟是何等货色——

 

纸房区李家营一村,即被活埋七十余人,残暴手段更令人闻之毛骨悚然,铡刀铡和活埋已成为地主还乡团的普遍手段。


有的先割耳、舌,而后活埋;有的妇女被拔去头发铡死;有的妇女被剥光衣服,绑在树上轮奸,并用烧红了的枪条插入阴户,活活戳死;有的被剥光衣服绑在树上用开水浇,把全身烫起水泡,再用竹扫帚扫,名为“扫八路毛”;有的用剪刀剪碎皮肉,名为“剪刺猬”;有的全身被刀子割开,丢在火红的锅里,叫做“穷小子翻身”。



纸房东庄的还乡团在街口安下十二口铡刀,按户抓人铡死


邢家东庄一次被铡十二人,农会会长的一个四岁小孩,也被铡成三段。

贫农韩在林兄弟三家十五口,有十四口被铡死,剩下一个老母苦苦哀求给她留下一个后代而不得,她看到自己的孙子全部被铡死,悲痛得自己也上吊而死。

高里区清景村一次被杀被铡十二人,一个华野战士的军属母亲被地主用钳子拔去头发,又割开腿肚子,再加上盐,活活地折磨死。


死难的乡亲们在临死时都殷切盼望解放军为他们报仇,杀尽地主还乡团。高里区一个妇女会长,死时曾对大家说:“告诉共产党、解放军,一定为我们报仇!”。

 

共产党、解放军没有辜负翻身农民,整74师在当年春天即在孟良崮被全歼,不可一世的张灵甫也被击毙。翻身农民也没有辜负共产党、解放军,在孟良崮战役期间,支前民工的数量高达92万人,平均三、四个民工支援一个战士作战,这样泰山压顶般的优势,岂是迷信武器的一介武夫张灵甫所能梦见?



关于孟良崮战役,文章已经有很多,这里不多说。只想指出:从纯军事的角度看,由蒋介石设计、张灵甫执行的“中心开花”战术,只能用一个字概括:“蠢!”胜负尚在未定之天,先将精锐置于必死之地,这不是蠢到家了吗?5月14日,张灵甫发现垛庄有失,有被围歼迹象,此时如全力突围,还有逃出生天之一线可能。但蒋介石居然命他原地固守,这等于对落入虎口的兔子说,你先让它吃着,等我慢慢打死老虎,结果可想而知。蒋介石的花生米脑袋经常短路,指挥作战往往只见其利不见其害,张灵甫则连将在外君命有所不受都不懂,坐以待毙,张、蒋这对将帅,可谓天造地设。

 

张灵甫是蒋介石的“忠犬”。他不关心政治,对政治一窍不通,以为只要对蒋介石尽忠就会有辉煌前程,但没有想到蒋介石是一座正在消融的冰山。在中国历史的转折关头,张灵甫极力维持一个腐朽、没落、黑暗的买办政权,注定了他成为殉葬品的历史命运。

 

“犬”对主人来说,活着能咬人,才值得善待,死“犬”不能咬人,也就毫无用处了。



有两件事情最能说明蒋介石对张灵甫的真实态度:

 

其一,张灵甫死后,华东野战军在撤退时,出于人道主义的考虑,按照对待一个军人的礼仪,买了当地最好的棺木,将张灵甫进行安葬,并树立了木牌,通知了国民党方面。蒋介石虽对张灵甫“杀身成仁”大肆宣扬,但竟不对张灵甫重新安葬,以至于张的遗骸最终下落不明,2012年还爆出了“葬身羊圈”的新闻;

 

其二,张灵甫死前,他的第四任妻子王玉龄(她敢于嫁给一个有杀妻前科的人,这证明她有勇气,也证明她毫无头脑。而她今天仍然健在,则应该感谢孟良崮战役年仅19岁,儿子张道宇才出生21天。张灵甫死前虽有遗书给蒋介石,蒋介石也把他的牌位带到了台湾,但王玉龄和张道宇这对孤儿寡母却并没有得到蒋介石的照顾。


王玉龄后来抱怨说:“蒋介石听到张灵甫战死的消息时,都哭了,但到台湾后,也没给我什么抚恤金,否则的话,我也不会年纪轻轻就跑到美国半工半读,养活自己和家人。


蒋本是盐商之子,从小学会了精打细算,锱铢必较,将一枚铜钱看的比磨盘还要大。他最喜欢手下将领为他去死,但人真的死了,他又心疼钱。



回过头想想那些对张灵甫念念不忘,意气难平的“张粉”,忽然有点心疼他们——张灵甫算是蒋介石的“忠犬”,至死不悟,但蒋介石对他口惠而实不至,不过如此,“国粉”“张粉”们又何必自作多情呢?

顶:6 踩:
对本文中的事件或人物打分:
当前平均分:92.86 (21次打分)
对本篇资讯内容的质量打分:
当前平均分:90.87 (15次打分)
【已经有18人表态】
上一篇 下一篇
查看全部回复【已有0位网友发表了看法】